您的位置: 首页 > 典型案例

菲律宾法庭下令逮捕前第一夫人判定其涉7项腐败罪行

2018-11-29 11:12:05 本站

  首例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审理的案件——(1980)法刑字第001号

  基本案情:被告张廷良,1975年至1978年在担任黄土公社社下投递员期间,利用工作之便,采取冒名顶替、模仿签字等手段,窃取由湖北、新疆、辽宁、湖南、河北、黑龙江等省市邮寄给该公社张廷嘉、张开举等人的九笔汇款,计505元;私拆隐匿挂号信2封,平信一封,贪污粮票90斤;采取长收短订、头大尾小、定年减半的手段,贪污黄土公社机关、学校、生产大队等单位各种报纸款114.61元;还采取欺骗手段,贪污应退各单位未予起订的报刊款231.16元。以上各项共计850.77元,粮票90斤,案发后除邮局追回100元和粮票90斤外,其余被被告吃喝耗费。经审理,被告目无国家法纪,利用工作之便,私拆、隐匿信件,窃取钱财,侵犯公私财物,其行为已触犯国家刑律,构成贪污罪,判处被告有期徒刑二年。

  案件意义:1979年刑法为新中国颁布的第一部刑法,标志着新中国刑法典从无到有。后于1997年经第8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5次会议进行了全面修改。

  基本案情:1991年2月21日中午,被告人张甫全到朱太秀家吃团年饭,酒席间朱太秀侄儿朱明辉将其与左福荣发生口角之事告诉张甫全,张甫全对左福荣不满,饭后即前往渭沱乡信用社找左福荣,让其给朱明辉赔礼道歉,并对左福荣进行殴打,朱明杰、朱兴华、朱太荣闻讯赶到现场,与被告人张甫全一起追打左福荣,张甫全又手持砖头砸击左福荣头部,在左福荣倒地后用脚猛踏左福荣左侧耳部一脚,而后逃离现场。左福荣经重庆市法医学会鉴定头部损伤程度为重伤。案件审理过程中,被告人诉讼代理人向法院书面反映左福荣提供给法院的“CT扫描单”证据系伪造,导致鉴定结果为重伤,该案是错捕错诉,被告人系无罪等内容。承办人在审核证据中发现受害人左福荣初诊病历记载与西南医院“CT扫描”报告单有较大出入,并去西南医院核实,发现案卷中的“CT扫描单”证据是伪造的,法院立即将张甫全全案卷及起诉书退回起诉单位,县检察院立即释放了错捕入狱的张甫全,从而做到无罪之人不受刑事追究。

  典型意义:本案适用非法证据排除,保护了刑事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彰显了司法公正,防止冤假错案的发生。

  基本案情: 重庆钱塘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钱塘钢铁公司”)是由廖代君、杜龙均于2011年5月24日在重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合川区分局登记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公司注册资本800万元,实收资本800万元。后该公司经营逐渐出现困难,至申请破产时,该公司负债共计1.3亿元,涉及债权人数34人,严重资不抵债。2016年8月31日,因债权人提出申请,合川法院经审查决定受理钱塘钢铁公司破产重整案。

  审理情况: 合川法院受理该破产重整案后,迅速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并指定破产管理人立即介入企业破产事务。在重点了解企业债务组成、运行态势、市场地位和发展前景后,合议庭发现该公司仍存在继续经营的价值,该院破产领导小组经过通盘考虑,确定了“引入新投资、盘活旧存量”的企业继续运营框架和“现金清偿 以股抵债 允许回购”的债务清偿模式,以及“保底式重整、分类别表决”的保障机制三位一体的重整思路,先后组织召开工作协调会和重点债权人沟通会等会议20余次,全体债权人会议2次,在为各方客观评估损失和风险的基础上,引导债权人、债务人共同寻找更加合理、更具效益的解决方案。 在重整期间,管理人对公司资产进行清查核算,并进行了偿债能力分析,对于普通债权,预计普通债权清偿率为14.94%。由于该案涉及债权人众多,利益冲突复杂,合议庭以创新表决方式为切入点,将债权分为出资人类、担保债权类、职工工资类、普通债权类四个组,迅速摸清各方想法,充分保障不同债权人权利,坚决防止引发社会稳定隐患。法院组织管理人、债务人及主要债权人经过多次论证后,最终确定将公司最大债权人引入为战略投资人,进行“保底式”重整。最终形成如下方案:对于职工债权、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由债务人向战略投资人筹借现金212.5万元,全额现金清偿;对有财产担保的债权,由债务人全额延期逐年清偿,抵押担保物保持担保不变;对普通债权,由债务人现有股东让渡全部股权,以债务人现有注册资本金为基数,经人民法院裁定确认的申报债权的普通债权人按债权比例,进行“债转股”。同时,经合议庭建议,战略投资人与债转股的债权人签订保底条款,承诺在一定期限内按照高于普通债权清偿率的标准回购不愿继续持股的债权人股权。 2017年5月31日,钱塘钢铁公司破产重整第二次全体债权人会议,通过将公司最大债权人引入为战略投资人,形成“以债权转股权”的“保底式”重整方案,并获得各个表决组高票通过。

  典型意义:本案针对优先债权几乎涵盖企业全部资产的情况下,如何更均衡的保护普通债权及小债权人的利益,探索了新的方式。该案中,法院以同业债权人换位重整投资人,辅以“优位债权现金清偿” “劣位债权以债转股” “保底回购”的混合型融资模式,实现破产企业资源的最大化保留,较好地均衡保障了各方当事人权益。 第一,以“模拟清算” “重整推演”的方式筑实重整预期,吸引同业债权人信息公开披露的情况下主动接盘。 第二,以“债权人注资接盘” “优位债权现金清偿”的方式,剥离表决障碍,避免各方利益主体空耗博弈,丧失重整机会。 第三,以“劣位债权以债转股” “保底回购”的方式,通过签订保底条款并适当提高清偿比例,为普通债权人预留了退出通道,加强对普通债权的保护,更好地平衡了各方权益。 历时近一年,经该院裁定批准重庆钱塘钢铁集团有限公司重整计划并终止破产重整程序。该案的成功处置不仅缓解了钱塘钢铁公司的债务危机,盘活了企业资产,更是为司法服务地区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积累了实践经验。

  基本案情:2014年7月17日,重庆翔宇市政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翔宇公司”)向合川法院起诉重庆蓉泰塑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蓉泰公司”),要求其支付工程款,一审宣判后,蓉泰公司上诉。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0月28日作出判决,由蓉泰公司在判决生效后五日内支付翔宇公司工程款1424801.2元及利息。因蓉泰公司未按期履行该义务,故翔宇公司于2015年11月10日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合川法院于2015年11月17日按民事判决书中载明的地址向蓉泰公司邮寄送达《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等执行文书,同年11月26日执行人员到蓉泰公司会议室向公司员工冯朝云(时任厂长助理)留置送达相关执行文书,同年12月28日,执行人员将蓉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刘建设带至本院并再次向其告知翔宇公司申请强制执行的相关情况及其需履行如实申报财产等义务,同时送达执行裁定书一份。2015年12月10日,刘建设与林渝公司协商好后指派公司员工冯朝云与林渝公司签订了厂房租赁协议,以364607元的价格将公司一厂房租给林渝公司使用三年。后刘建设在明知蓉泰公司和自己私人账户均被法院冻结的情况下,指示林渝公司将此笔租房款转至其子刘彬彬的账户,并将该款补发蓉泰公司职工工资,致使法院不能执行此笔款项给强制执行申请人翔宇公司。案发后,被告人刘建设自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在审理过程中,被告单位及被告人刘建设主动自愿履行部分被执行义务。合川法院作出判决被告单位重庆蓉泰塑胶有限公司和该单位直接负责的在主管人员被告人刘建设对人民法院的判决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罪。案发后,被告人刘建设自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其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且在案件审理期间,被告单位蓉泰公司及被告人刘建设主动自愿履行部分被执行义务,亦可酌情从轻处罚。同时,考虑被告人刘建设犯罪情节较轻,确有悔罪表现,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的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可对其宣告缓刑。被告单位重庆蓉泰塑胶有限公司犯拒不执行判决罪,判处罚金10万元。被告人刘建设犯拒不执行判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

  典型意义:被执行人重庆蓉泰塑胶有限公司与刘建设在法院强制执行过程中,转移厂房租房款,故意转移、隐匿财产,逃避法院强制执行,致使法院生效裁定无法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拒不执行判决罪。本案属于合川法院首件不履行生效判决且不履行生效执行裁定书的典型案例。法院依法认定被告周某构成犯罪并判处刑罚,对于不履行生效判决书、调解书、执行裁定书的被执行人具有很好的警示作用。

注意事项